丹心修志 乐以忘优
——《富县志(1990~2010)》评论

作者:曹百新 时间:2022年05月30日

  我从哪里来?

  我们从哪里来?

  这样的追问如同生命一样久远和古老。

  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回望走过的风雨历程,各有各的焦点,各有各的感触。

  我也时常回顾自己走过的路,总希望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找到刻骨铭心的记忆,然后用文字的形式留下走过的足迹。当那些文字真真实实地呈现在我眼前时,才体会到生命所赋予的意义。

  当手里捧到沉甸甸120万字的《富县志(19902010)》时,这种感觉尤为强烈。因为在此书第二十五编艺文篇中,收录了我的一则散文《父爱如渊》。从最初的想让自己名字变成铅字,到散文作品收录入志书,我经历了二十年。散文中记述的故事发生在1990年,恰好也是这本志书跨度起始的年代。

  书中记载的诸多人或事,我都曾亲历,亲为,亲闻,亲见。每一张熟悉的场景,每一个鲜活的人名都会打开记忆的闸门。

  国有史,地有志,家有谱。富县(古称鄜州)自首部《鄜州志》(明万历十二年)成书后,在清康熙五年、道光十三年和民国十七年赓续不断地编修地方志书,已有400多年的历史。上世纪90年代第一轮新方志《富县志》付印成册,也已过去了三十年。十年磨一剑。为修好这第二轮县志,从2006年开始筹划到成书,又经过了十五年。编纂团队以绣花功夫、工匠精神和非凡的耐心,不断雕琢,不断钻研,才有了如此精美的志书呈现在面前。

  盛世修志,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编修第二轮《富县志(19902010)》,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它“地方百科全书”特有的资料性、知识性和地方性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提供生动、具体、感人的材料,向人民群众进行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

  同时,此书在保存历史、传承文明、资政育人、服务社会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横不缺项、纵不断线。此书记述了在改革开放后高速发展二十年富县自然与社会的历史与现状。从行政建置、自然环境、人口与控制、农业、水利等26个部分比较系统、全面、完整、准确地志事、状物、传人、考辨历史,做到了实事求是、秉笔直书。

  这本承载着地方人文遗产的志书,为包括哲学社会科学和一部分自然科学、交叉科学在内的广义文化活动提供资信,在文化创造中具有重要基础性作用,可以称之为“文脉之根”“文化之矿”。它一定会是我们文化工作者的手边书、枕边书,在讲好富县故事,宣扬富县文化时随时从中撷取素材、吸收养分、寻求启示。

  东汉著名史学家班固著《汉书·艺文志》,记叙了一代藏书之盛,“据此也可考察当时的文化发展情况之一斑。”故富县历史上由官方组织编纂《鄜州志》时,明万历起就设“艺文”一编。此编收录诸如唐代杜甫、杜牧、韦庄、罗隐,宋代陆游、司马光,明代冯舜渔、李维祯,清代蒋湘南、劳启恂、谭西屏,现代林伯渠、董必武、肖华等涉及鄜州或事关鄜县的诗文。此编第二章现代作品中收录几个作品,可以从侧面反映出富县改革开放以后的文化繁荣景象。但作品中未能收录李建军的文学评论,有点遗憾。他评论的思想高度和哲学深度,足以为此书加分,希望下一轮编纂者关注一下。

  一方水土孕育一方文化,一方文化影响一方经济、造就一方社会。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地域文化研究和开发利用越来越受到各地高层领导、政府管理部门、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的高度重视、大力支持和积极参与。《富县志》传承和弘扬地域文化中的精华内容和优秀因子,是建设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推动地方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重要组成。

  胡乔木同志说过“地方志是严肃的、科学的资料书。”纵观《富县志》,有以下四个方面值得肯定。首先,篇目设置比较合理。篇目设置合乎科学分类和社会分工实际,门类齐全,设置合理,归属得当,层次分明,排列有序。其次,在门类的叙述上比较得当。每编又分门别类进行记述,写清事物的沿革、因果、盛衰起伏、成败得失,体现事物的发展规律。记述主线突出,段落分明,符合志体。再次,整部志书按先自然后经济再上层建筑又人文意识的要求,注重了各部分间的有机联系。最后,文风朴实,语言朴实、严谨、简练。

  今年,“学党史,知党恩,跟党走”学习教育活动深入开展,从此卷《富县志》中能让读者知道,早在1934年富县这片土地上,由直罗镇李家沟鄜西革命委员会的油灯点燃了红色革命的火种。我们要认真学习党史、国史、县志,知史爱党,知史爱国,知史爱家乡,回顾党的伟大历程和辉煌成就,清楚的了解我们党和国家事业的来龙去脉。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可能是比任何大学数学题都难解的问题,可能需要几年、几十年、甚至一生去解析和证明。每个人的最终答案都不同,生命的故事取决于一个人的天赋秉性、理想追求。丹心修志,未尝不是终生努力的方向。

  作者:曹百新富县作家协会主席